青團子

Under the Rain

I have a sudden urge to touch his face.  To let him know that all is well.  I can feel the invisible tension in his shoulders.  


“I’m alright.”


And while it's not the truth, it's not quite a lie either. 

When it rains, it pours.  Venice is stormed and buried under five feet of water.  I plaster on a smile across my face. 


It must be ugly, I think.


Will anyone pay ten cents for a promise?


Five?



They say the best way to move on is to remember.


I will remember, as thou will not.



Fare thee well.

无题

记个梗,镇魂


【】里不是我写的。






沈巍离开的那天风和日丽,赵云澜透过卧室的门缝看着他穿上了风衣,手搭在门把上,顿了两秒,随后轻轻开了门走了出去。


咔嚓一声,门关上了。



从阎王爷的左右手开始,地府的人一个个都窜到了赵局长面前,控诉鬼王兄弟二人逍遥法外,实在对大封、地府、甚至于人间不利。


赵云澜捏了捏鼻翼,懒得和这些人吵,直接去了地府找那十殿阎王,用昆仑君的皮相,坐在那里慢条斯理的端架子。


“第一,沈巍已是神,你们管不着。他在不在我这儿,你们都动不了他。”


“第二,鬼面自从大封重新封印之后,也够不成什么威胁。再者,他和沈巍一起,自然不会作什么出格的事情。这一点你们放心。”


“第三,大封自始自终是山圣的责任,有什么问题我担着— 今个儿话我搁这儿了,有谁胆敢去找那两人麻烦,不要怪在下到时不留情面。”



白天沈巍在大学教书,鬼面在路边的咖啡厅一言不发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

赵云澜叹了口气,在地府说多了,一口茶都没喝上,跑这咖啡馆灌了一杯白开水。


“你哥哥是有神格的,你没有。”


“所以我配不上沈巍?我俩一脉相连,跟你无关。”


赵云澜嗤笑一声,这肩上魂火生出来的小鬼,关系大了。并不想反驳回去,在对方防不胜防的瞬间,左手轻轻点了他眉间一点,一簇光就这样送进了鬼面的身体里。


“百年好合。”



回到家,难得人型大庆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坐着。赵云澜挑了挑眉,意思是有话快说,有屁快放。


“老赵,大封又裂了。”


“我知道,今早的事,来得及。”


“来得及什么?“


“你去把局里的人都叫过来吧。”


大庆变回了猫型从窗口跳了出去,不想再在这里呆了,赵云澜个傻逼,它想,神格是那么随意就能送出去的吗?


—-


赵云澜又回到了后土大封。


裂缝不算大,但若置之不理,迟早要出事。赵云澜大概能猜出这裂缝哪里来的,归根到底是他的错。沈巍走了,昆仑君心神不定,守着大封的镇魂灯也就跟着崩了崩。


冤有头债有主,这事儿还是得他山圣来摆平。真他妈麻烦。


赵云澜坐了下来,规规矩矩打坐姿势,眉眼冷淡。一袭青衣,长发纠结了一地。


【原来世间白云苍狗、沧海桑田,早已经轮换过一圈,他本人却像那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一样,竟然没有一星半点的差别,真是够从一而终的。】


【我曾有一人,从九幽地底而来,怪我不慎摔破一肩魂火,予他寿数无穷,予他灵智初开,皓洁如月,一派天然,却未能洗去他天生的乖戾与反骨,怨忿和恚憎。

我抽筋取髓,欲托他从大不敬之地而出,不再与他耻恨的同族为伍,天下山川都是遗赠,盼他能春来采萍,秋可涉水,夏避林阴,冬天就来这大神木下,昆仑雪大,与我说上几句。

我愿他心口相对,知行合一,生长都顺遂磊落,坦荡永如少年。

不是负重而行,压抑本心,赴死不回头。

毋宁杀你。】


“我不过万载聚积的一点神魂,还改得了什么呢。宿怨至此,赵云澜成全你一世,该是终章。”



沈巍和鬼面赶到大封之时,一切归于平静。


再无所谓的大封。魂火掉落生出的世界,直接让赵云澜给一手像掐灭烟头一般掐没了。


鬼面也有了神格,就算昆仑君祭了天下,地府那些人也不敢再动兄弟二人。



下次你路过,世间已无我。


【可惜,不能再见了】

Rome isn’t built in a day.


二十岁的时候第一次来罗马,什么都是新鲜,梵蒂冈拉着门口的警卫一起合影。


转眼八年过去了,站立了千年的罗马竞技场如初, 所谓timeless beauty不自知。



不可否认,我是个念旧的人。


一切有历史,有战争,有烟火遗迹的城市,我都喜欢。


上海,伦敦,罗马,雅典,卡萨布兰卡,开罗,伊斯坦布尔。一步一脚印。我不信任何宗教,却敬神。


宇宙如此浩大,人类如此渺小,总该有个敬畏。



这世界可以有无数个时间线,无数个岔口,无数个alternate reality。


这辈子含着silver spoon出生,下辈子也许就是个蚂蚁。有人忙碌一辈子就是为了拉扯一代人长大。有人做什么只是图一时享乐。谁又能说其中哪一种人更加有功德?


不过都为一己私念。


没烧到的叫愿望,烧到的叫欲望,烧成灰还执迷不悟放不下的便是【妄念】。


妄念却是最香艳。


犹如赌博上瘾,总是在追那一丝极致的快感。明明知道在赌场赔钱给庄家是必然,下注和赢钱时候会瞬间生成的肾上腺素和内啡肽让人头脑发晕,欲罢不能。花钱买快感不过就是这个道理。


尽管这是一种病态的快感,却远比与人交欢来的更加激烈、更加急迫。


曾经在拉斯维加斯输的一败涂地,幸好信用卡都有透支上限,也没带支票簿。最后家人来酒店把我直接绑上了飞机。


不再去赌场大赌。吃一堑长一智。


但那种极致的快感,大脑是忘不了的。


特别是当工作和普通社交并没什么意思的时候,大概只有恨不得作出天理难容的事情来,才会有点激动的情绪。


弟弟说,幸亏我学了法。知法便不能犯法,所以我这个潜在的犯罪头脑,只能老老实实做个合法老百姓。


—-


你若问我,意大利最好的是什么?


咖啡。皮革。男人。


很可惜的是这三者里,只有一个能让我欢愉。


更可惜的是,咖啡带来的快乐只能有一时。


而男人都是愚蠢至极。



这世上能用钱解决的事,都不算事儿。


人类是如此的愚昧,不仅仅被当前的欲望所支配,有时甚至妄想钱能解决一切。



切记不可妄自菲薄。



我他妈再通透一点不如去出家了。


水溶c:

占tag抱歉。新的盗墓笔记语c群,昊少居,对,吴山居脑子里多根筋。


现在空皮很多,以后我会努力拉人群宣的。群里吴邪许愿胖爷和小哥。


无审,可对戏可上皮日常可水聊,欢迎各位哥哥姐姐,各位老九门的爷爷奶奶们来玩啊




1 进群看列表选皮自改昵称

2 剧书双开,重皮可三,名后带数字区分

3 皮下带套,皮上可不带套

4 禁黄豆,不禁颜表 

5 禁撕逼!禁撕逼!禁撕逼!

存稿2

几段巍澜戏文。笔拙。自娱自乐产物。






“你遇见他一定要...万分当心,不要再像今日一样莽撞”





耳间听闻万分当心四个字,其中带着小心翼翼的温柔,浅抬眼帘,侧目敛入沈巍眉间的担忧神色,心有九窍,提了提嘴角。“多谢大人提醒。那下次见到了这个带着面具的夜尊,一定立即联系您来支援。” 




沈巍点了点头,未再言语。看着对方端方如玉,刀削斧凿般的好皮相,心生旖旎,不禁冲他眨眨眼,张口胡言,“话说美人蹙眉,实在叫人怜惜。”




对方一愣,随即从耳尖开始,整张脸都红了起来,猛然侧过头去,不敢再对视,只是低压着声音训斥,“唐突孟浪,成何体统!”




沈大人啊沈大人,还敢装您一点儿对我的心思都没有吗?




想着心里便乐开了花,攥着方向盘的左手不禁随着广播里的音乐打起拍子。



*  *  *



(傍晚昏黃的燈光將他的輪廓映得安靜而真實,沈巍深邃的目光直抵心臟,惹其多跳了好幾拍。他的話語在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無聲撕開了一條口子。此人口裡的神祇,自己不記得了。數千萬年彈指之間,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痴等,卻迎來了趙雲瀾這樣的凡夫俗子,怎得不讓人心疼。不禁捉住沈巍放在飯桌上的手,下意識的拇指在對方指背上摩挲。)沈巍,我今世为凡人,并无昆仑君的丝毫仙风道骨... 然而命运让我遇见了你,你就是我的。醒着时满心喜怒是你,夜晚闭眼做梦也是你。你愿意和我在一起,我就会贪婪成性,想要你的全部。你愿不愿意搬过来和我同住?我搬过去也行。



*   *   *


【四海八荒之间,万年弹指一瞬,这辈子自己所遇所爱,只有这个人】




小巍 【话音轻轻停住一霎,目带疼惜与眷恋,深深望进他眼眸,缓缓道出】有人说过, 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重逢。我愿与你生生世世,生死不离,牵绊不断,情缘不解。【执起对方的手,不禁轻轻在手背一吻,目光温柔坦荡】所谓不死不灭不成神...  这劳甚子的神格圣体,指不定几百年后又折腾没了。【浅抬眼帘,敛入沈巍眉间的微妙不悦,唇峰上化开一笑,道】 随口一说而已。 我的二两真心,你接住了。你千万年的深情,我自信也承住了。如今你我在此成婚,即使某天醒来,又身为凡胎,我也是要定你的... 生老病死枯荣衰法,也要带着你。所以这便说好,你是我的人了。【微作停顿,语气略带寒意】 哪天你若厌倦,或者又想背着我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,要回那九幽地底,老子就再取一肩魂火干脆一把烧尽那鬼地方。【众人听闻一片倒吸气,大庆似乎不满的喵了一声。只有沈巍神情未有变动,目不转睛,像是并不惊讶。眼光悠悠自他发顶溯至双脚,心里不禁感叹这童养媳养了上千年,终算是娶进了自家门,逐又笑开】剩下这半辈子,几十年也好,百千年也好,往后余生皆是你了。

存稿1

勿赞勿转,存稿自萌。



沈巍可以用很多詞來形容,沈穩,睿智,得體,從容,堅定,儒雅,端方如玉。經千年而信念不墮,歷萬苦而初心不改。




趙雲瀾是承得住這份情的人。




發現沈巍書房裡的崑崙畫像和其它照片之後,趙心裡有了一些定數。他心有九竅,大致推敲,也就明白了七八分。鎮魂令主,此刻此秒,也許三分領悟,三分憐惜,三分慶幸,一分心痛。




物是人非事事休。故人不再,滄海桑田。




已然不記得前世,自己怕是比不上多少年前的仙風道骨。四海八荒之間,萬年彈指一瞬,這輩子他所遇到的,只有這個沈巍。沈巍所掛念的,卻是無數個生生世世的崑崙。這已成定數,沒必要去追究。




然而無論什麼時空情境,何種高低貴賤低身份,他清楚自己都會愛上沈巍。趙雲瀾情極成聖,通透自知,對沈巍的感情可謂如海水般深不見底,波濤洶湧,綿延不斷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為沈巍刷新了無數次下限,也毫無廉恥的犯賤了不知多少次。




在得知沈巍算計著他的生死,他覺得甚好,只想著要與對方度過餘生。




沈巍千萬年的感情,他何嘗不是溫柔坦蕩的接住了。




吾往矣。


一篇面澜

喝酒犯戒,罚写面澜。非官配不打tag.



赵云澜从酒席脱身之时已是半夜,喝到灵魂出窍,晕到神志不清,囫囵一屁股坐在路灯下,等着冷风把自己吹清醒,再就近去特调局将就一夜。




这深秋的天气,最多不过十几度,拢了拢皮夹克的翻毛领,赵云澜斜斜靠着路灯,就着一点昏暗的灯光瞥见自己手背上的两个字。左手一字,右手一字。




自从瞎了一次开了所谓的天眼,就偶尔会看见这两个字。他叹了口气,琢磨着过几天还是去一趟灵隐寺再去找找那个和尚问问。




【小施主身上有两个字,一明一暗,一劫一贵。】




又仔细瞧了瞧两个字,嗤笑一声。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。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,掏出来正准备划开看看,整个屏幕很配合得变黑了。艹,昨晚忘记充电了。




耸耸肩,按经验估计着再坐十分钟就能走回局里了,没差。




【命中劫数,命中贵人。】




何为劫?何为贵?




物是人非事事休。那老和尚估计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。




又一阵冷风吹来,赵云澜打了个喷嚏,头突突的疼。一局之长不能睡在大街上,好歹扒拉着路灯摇摇晃晃站起来,还未站稳,一道熟悉身影便猝不及防出现于视线之中,随后就被抓着手臂拎直了。




“…” 赵云澜双眼无法聚焦,身前人一身西装。




“沈—”




“大庆拜托我来给你收尸。说你估计胃溃疡要死在街上了,有辱特调局。”




声音平淡冷清,赵云澜立马清醒了一半。




“那只死猫—”




“站稳了,走。”




没等赵云澜弄明白这走字,就被搂着腰拉进了一团黑雾,瞬间一阵眩晕,还未来得及抗议,就一屁股坐在了自己家里的地毯上。




胃里一阵翻滚,赵云澜心里骂了句他妈的,滚去了厕所抱着马桶一阵乱吐,没忘记顺手带上了门,毕竟客厅里的那位是个有洁癖的。吐干净了后,如以往一样,皮夹克和牛仔裤随手扔在地上,爬进了淋浴房冲了个热水澡,才舒服许多。




半小时后围着个毛巾出来,准备在冰箱里找找胃药,看到沙发上还坐着个人,好整以暇得喝着茶,顺手翻着茶几上的相册。




“…喂。” 赵云澜觉得自己头疼又严重了。




略微低沉暗哑的笑声,“令主平日如此不爱惜自己,又是何苦?既已搬出大学路,就该斩断情丝,逍遥天地之间。这四海八荒,还不如一个沈巍?”




赵云澜无语,转身回卧室穿了衣服才又走入客厅,打开冰箱拿了个小瓶子,倒入手中两片药,随即扣入嘴中,嚼碎了正准备咽,一杯温水送到了手边。




【这两个字,均是人名。其中一人为劫,伤你一命,另一人为贵,救你一命。】




就着温水吃了药,才转身坐下,道声谢。对方轻笑。




“有所思,有所牵挂。” 




手在人心口点了点。   




“有所念,有所萦怀。”




复又收回手来,搭在膝头,肩背挺直,望着人的眼神褪去戏谑,多了几分沉静悠远,淡淡开口。




“令主这哪里是昆仑山圣,不过一劫凡人,真是个麻烦。”




赵云澜愣住,随后笑出声。“的确是个麻烦,还劳驾您走这么一趟。但以后要瞬移请提前打个招呼。”




对方摇了摇头,从沙发上起身一步便走到极近之处,贴着赵云澜的耳边放狠话。




“以后不准去。” 气息全数钻进耳窝,蛮横无理。




一时无语。




“令主七分明智,在下也懒得废话。不要什么真心。你的心是你的,我的心是我的。”




赵云澜只是微微抬了眼皮子,等着下一句。




“我只要人。”




赵云澜突然想起有人说过,幽冥鬼族生来便不受轮回苦,只凭一念“欲”,可横行天地,不受拘束。




推开沈面,点点头。“说得好,那你改天再来,我要去睡一会。” 这便是逐客令了。




对方颔首悠闲而立,没有打算离开的意思。赵云澜耸耸肩,转身回了卧房,当真掀开被子准备爬上床睡觉,然而身后感到一阵风,随即有人覆掌沿挺拔脊线徐徐安抚顺下。




赵云澜被拉着转了个身,又被推着坐在了床上。沈面靠近了将人细细打探了一番,入目是在酒气熏染下显得略呈冷漠的面庞,一件T-shirt遮盖不住突兀的锁骨,唇色却鲜艳。俯身间张口含住人唇瓣,吮得清淡酒香,对方未有所阻拦,逐啃咬起来。




赵云澜眯起眼睛,一阵困倦袭来,就这样睡着了。




【他曾经一直以为,手背上二字,左手是贵,右手为劫。】




睡到迷迷糊糊感觉一只手覆上了额头,微带许冰凉。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


【如今看来,却是劫在前,贵在后】






  • 完 -




  • 脑洞

    在火车上想到的小段子。名字梗是LOF楼诚tag下看到的。




    * * *




    每个人出生都会带着两个名字,左手腕上是会爱的人,右手腕是会杀了自己的人。




    A是孤儿院的小孩,直到12岁才有院长慎重的解释给他听,这手腕上的字是什么意思。




    A看了看自己左右手,唷,两个名字是一样的。




    20岁,A去做了个常见的手术,将手腕上的名字都去掉了。




    22岁,A遇到了C,啧,C的名字很熟悉。




    A寻个机会看到了C身上的两个名字,不禁松了口气。




    还好,A想,这人左右手腕上并没有自己的名字。




    A低头笑了一声,收拾细软,搬进了C的公寓。





    至死方生


    这个是我对剧版镇魂的无声抗议。设定剧版书版自己也编了一些。

    巍澜。

    巍尊兄弟情。


    在下文笔不好。请担待。



    实在想给巍澜一个凡人余生。

    也实在想给鬼王弟弟一个。。正名吧。



    — — —



    夜尊也转头看了赵云澜一眼,看见他手上的项链坠里面有一张糖纸。


    * * *

    沈巍和夜尊同胞双生。然而沈巍并不了解夜尊万年以来做了些什么;他这一万年寻寻找找,还要分神去管理地星和海星的秩序,并没到天柱几次。

    夜尊其实明白,尽管自己带兵打进了联盟军的大本营伤人无数,按罪当诛,对着自己的眼泪,沈巍仍旧起了怜悯之心,并未下杀心,只是封印进了天柱。

    这一万年,夜尊有那么几次,想跟哥哥忏悔。但是一来,沈巍似乎没时间过来聊天,二来,忏悔有这么用呢?与联盟军的约定是永世囚禁夜尊,不可能放他走。

    两人均没想到,竟然一内一外,活了一万年。

    夜尊这一万年,唯一能静下心做到的事情,就是修身养性。确切地说,是慢慢聚集自己仅有的能量,吸收天柱外的生魂野鬼,渐渐强大起来。

    终于有一天,让他冲了出去。

    * * *


    沈巍牵着弟弟,明明泪流满面,竟再也未回头看赵云澜一眼。

    夜尊低着头,紧紧抓住了沈巍的右手,使劲攥了攥。

    “哥哥,对不起。”

    你竟然要以这种方式诀别自己所爱之人。

    我竟然伤你如此。原来这一万年,我也走火入魔了。

    沈巍看了看夜尊,听到这份歉意,也没说什么。他似乎笑了一下笑,却仍旧是悲伤的。

    夜尊右手伸进自己的衣领,掏出来一个与沈巍那个很像的项链坠子。

    这个坠子,他们一人一个,早逝父母留下的唯一信物。沈巍拿来装了糖纸。

    夜尊拿来承载了他万年的修为。项链并未收到圣器和爆炸的影响,因为这万年的修为,是他特意剥离本体并额外保护,是为了如果出了天柱对抗不了沈巍,需要给自己留的后手。夜尊并不认为,这次翻天地覆的反抗,沈巍会再次开恩。

    夜尊只是没有想到,沈巍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一切。


    “哥哥…不要哭。这个给你。”

    沈巍抬头看了看夜尊手里的东西,并不能看出来里面装了什么。

    “哥哥,请你收下吧。”

    沈巍本不想要,但看着弟弟恳求的目光,不禁伸手接住了。

    下一秒,沈巍就感到一股无法抵抗的能量体从手心传来,迅速包围了自己,犹如涨潮大海般的凶猛,将他本就虚弱的意识卷走了。

    “哥哥,至死方生。”


    * * *

    赵云澜以为自己会备受煎熬。说实话,他怕疼,但没有沈巍的世界,也许比当灯芯疼的更厉害。

    就在他的意识感到第一丝炙热的时候,一股力量将他推回了身体。

    赵云澜的头撞上了身后的石墙,把他疼了个清醒,这才发现,本来在手上的镇魂灯,燃烧着蓝色的火焰,现在已然在半空中,并徐徐上升。他眯眼一看,那个火焰里,分明有半张糖纸。

    “哎?”

    大庆,小郭,楚恕之和祝红从远处赶了过来,搀扶起赵云澜。

    祝红身上本来带着的神木这时也掉了出来,落地扎根,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生长了起来。同时,本来摇摇欲坠的地星,慢慢安稳了,随着镇魂灯的上升,一片光明照耀了地星各处。

    “这。。怎么回事?” 大庆看向赵云澜。

    “我。。哪知道!” 赵云澜皱着眉头。他当时确实是感到燃烧的灼热感了,但是。。好像被人推了出去。好像,是个熟悉的人。。

    “沈巍?!沈巍!!” 他突然大喊起来,对着镇魂灯。

    “沈巍!!!!!” 赵云澜还未来得及爬上大神木之树,就晕了过去。

    四个人七手八脚,把赵云澜架出了地星。


    * * *


    赵云澜昏迷了一周。

    当赵处长睁开眼睛,看到他身边的沈巍,不敢说话,也不敢移动,生怕眼前的人是个幻影。

    “云澜。”

    沈巍握紧了床上的那只手。

    “你。。”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。

    “祝红他们说,大神木之树的一节枝干,应该是在圣器的作用下,化作了这副肉身,我醒来就是这样了。”

    赵云澜看着沈巍,一时哽咽无语。

    许久。

    “云澜,” 沈巍轻轻地说,“夜尊进了镇魂灯里。”

    赵云澜睁大了双眼。那必须是自愿的啊。

    沈巍叹了口气,未再言语。



    一周之后,赵云澜出院。

    两人在墓地,赵云澜妈妈的坟墓边,给夜尊做了一个衣冠冢。

    “沈面。吾弟”

    * * *



    哥哥。


    镇生者之魂,安死者之心,赎未亡之罪,轮未竟之回。


    可惜不能再见了。

    单口相声

    一大早起来翻微博,发现朱一龙直播了,上班的路上看回放,在火车上笑出声。这大宝贝,没了白宇,自己一人努力带动直播,真是太可爱了。虽然偶尔有点尴尬😅

    武汉这些年不错嘛,刘亦菲王凯朱一龙。

    好了,开始努力上班,周三好早点下班追剧。